激活跨界听力健康合作,构建多元深度参与格局

陈建勇:OTC助听器的优势和不足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主治医师陈建勇博士首先介绍了OTC助听器的开端:2017年,美国FDA颁布了关于OTC的法规,允许OTC助听器以互联网或柜台的形式向听障患者销售。

OTC助听器的优势:
由于OTC助听器避开了拥有执照专业人员的参与,价格上有巨大优势。从2017年至今,美国OTC助听器从大约2000美元/台降至了700-800美元/台。因此,轻中度听力损失患者会更趋向于购买OTC助听器。
听障患者要进行传统助听器验配,要经历挂号-就诊-测听-适配-复测-重调等。而OTC助听器可以大大节省时间成本、简化流程。
而OTC的调试模式非常简便,患者购买后可以自行进行简易调试,增加了患者使用的自主性和便携性。

同时,陈建勇博士也指出了OTC助听器的不足:
OTC助听器只适用于18岁以上轻到中度听力损失范围的人群。这不涵盖婴幼儿、儿童及听力损失在重度及以上的患者。
助听器验配在初次选配后,在整个佩戴过程中需要进行不断的随访、调试,从而完成精准听力学检测和精细调试。OTC助听器的远程服务目前还实现不了良好的随访。根据美国最近发布的OTC助听器市场效果评估报告的数据来看,美国OTC助听器佩戴者的满意度仅为29%。
目前仍未出台有关OTC助听器的明文规定,对于OTC助听器的性能、降噪等均未有明确标准,这会导致OTC助听器的助听效果受到影响。

陈建勇博士说,在大数据背景之下,AI辅助的OTC助听器销售模式可能会成为未来助听器销售模式的潮流和趋势。但由于OTC助听器适用人群的限制,未来可能会作为传统助听器行业的补充,但不会取代传统助听器模式。
崔勇:PSAP在轻中度聋患者中,可能不劣于OTC助听器
广东省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崔勇指出,在美国FDA网站上对OTC助听器和辅听耳机(PSAP)是有限定的。PSAP是适用于健听人士在某些特定场景下应用的(例如音乐会、就餐时等),而并不适用于听障人士。而OTC助听器有声放大功能,适用于轻中度听力损失人士。

崔勇医师介绍了韩国三星医疗中心的两个临床实验,对某助听器品牌高端产品、普通款产品和PSAP产品的噪声环境聆听努力度、自我评定量表等进行了不同产品的参数对比,实验结果表明对于轻、中度听力损失患者而言,不涉及具体频率的差别的情况下, 辅听耳机的助听效果并不会差于助听器。这一结果与FDA的界定显示出较大反差。

三星医疗中心又验证了三星一款Wearable augmented reality devices(WARDs)可穿戴增强现实设备,患者在佩戴WARDs有明显助听效果的改善。
程世红:互联网医院有利于促进“健康中国”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副主任护师程世红认为,互联网医院要与地区差异结合来看。许多地区助听器不进医院,医院治疗与助听器干预是一种“脱节”的状态。这导致患者在进行助听器干预之后得不到良好的跟踪与随访。

在互联网发展的今天,远程医疗、远程会诊也将会成为未来发展的趋势。它既节约了医疗资源,捂紧了老百姓的钱袋子,也顺应了国家网络医疗的趋势。优势如下:
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他的治疗地点从单一变成了多点,利用碎片化时间就能解决患者的问题;对于患者来说,就诊地点也更广泛,而不局限于某一地域性了。
使用互联网医疗之后,可以使诊疗-干预-康复形成一个循环,这一闭形循环能更好地跟踪、随访患者。
互联网医院有利于医生更好地创建自己的品牌,树立自己的口碑。
互联网医疗能够更好地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部分普通医院对于耳科并不很重视,有些患者在北京、上海在选配了助听器之后,回到当地并不能享受到进一步的医疗服务。互联网医疗就可以解决这种地域优势,使医疗覆盖范围更广泛化,覆盖面更全。

程世红护师总结道,互联网医疗最重要的就是实现“健康中国”,使大家都能够享有医疗服务,每个人都能享有健康,每个人都享有听力健康。
沈涵:互联网医疗同样受监管平台监管
沈涵先生认为,互联网医院首先是一家“医院”,然后才分“线上”和“线下”的区别。线下传统医院主要聚焦于“治疗”环节,而互联网医院则能够将线下医院“治疗”之前、之后的部分有效衔接起来。
目前非医疗器械(如助听器等)在医院可能还无法交易、验配。而互联网医院则可以提供下单、配送、验配等服务。
此外,互联网医院的本质还是“医院”,因此执业专家在这个平台上是注册备案的,这和我们在线下的医疗行为是一样的。所有在互联网平台上的问诊信息、处方信息都是受审、监管平台、卫健委监管的,而不仅仅是个电商平台。因此,它的出现就是补充传统医院、特别是传统公立模式下医院体制上的短板的问题。当然,这一前提条件还是患者受益,患者需要。


沈涵先生强调,“互联网平台”是来赋能的——赋能临床、赋能患者、赋能厂商、赋能渠道。未来的模式,一定是在医疗行业的监管下,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这个模式下:
产品多样化——OTC、蓝牙、专业助听器都有;
区域多样化——来自不同地区的专家、听力师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有备案、有执业、有注册;
模式多样化——金融模式、保险模式等等,患者在购买听辅设备后可以试戴、替换、回购等等。
赵山君:助听器好,但不够好,还可以更好
耳朵树创始人赵山君先生说,助听器不是万能的,传统声学所讲的“更大功率”、“更宽频率”已经到达了瓶颈。
人工智能技术对助听器行业有三个改变:
改变了“人”。现在我们对于外形的追求变了——现在助听器的外形和蓝牙耳机很像;
改变了“验配模式”——远程验配、远程调机;
改变了“成本”——过去助听器应用智能化的技术要提高,成本很高。而现在人工智能的热潮使一些技术可以低成本地应用于助听器行业中。

助听器与人工智能的结合有三种类型:
预制智能程序,根据不同声景环境切换补偿;
(唯听在用的)人机互动,顾客加入到情景的优化中去,人对助听器有个“驯化”的过程。
大数据应用。测试有可能出错,验配有可能有误差,但大数据统计一定是有规律的。

发展到现在,人工智能的助听器也遇到了三个问题:
不同声音场景切换存在延迟和切换错误;
噪声管理问题:六大厂商全是国外的,我们的汉语环境难道没有特殊的声学特征吗?目前言语声基本上可以,有意义的非言语声和无意义的噪声,依旧没有明显进步。
助听器越来越智能,而“电源供应”还存在瓶颈。锌空电池已经是目前民用电池中最好的了,如何能实现助听器更好的续航?
万敏:行业协会“穿针引线”,促进行业协同发展
北京听力协会会长万敏女士强调,无论是不同的产品、不同的技术、不同的服务方式、不同的组织,其实它的背后全都是由“人”组成的。所以这也是圆桌主题“跨界听力合作”,其实也是“人的合作”。

听力行业的每一位其实都是北京听力协会的服务对象。北京听力协会持续在做穿线引线的连接工作,服务听力行业。听力行业所有人的目标是一致的——服务整个社会公众的听力健康。无论做什么事,更重要的是“起心动念”。你的出发点是什么?你的出发点才能决定你的未来。“合作”应该是良性的竞争、良性的合作,良心的服务,这样才更长远,也才更受到社会的尊重。

万敏会长在07年跨界到听力领域,至今已经是第十五个年头。万会长认为自己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要团结全国的专家,听力行业的同仁,以期推动“中国听力协会”的成立。

众所周知,目前听力领域中,省、直辖市级法人社团只有“北京听力协会”。要推动国字头的“听力协会”需要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省、直辖市参加。“中国听力协会”的成立一定会促进听力行业的国际交流,也能全国联动来服务我们社会公众的听力健康。
顾羽卿:听力领域的“跨界”要先实现业内“深度合作”
顾羽卿先生认为,人工智能方面,大数据是其中一个板块。助听器厂家应该花更多精力去围绕大数据做更多的分析,通过大数据来为用户提供智能化的聆听体验。

比起骨科等等其他领域,听力康复领域可能是小众的一个行业;从市场角度来看,助听器不是一个大众消费品,而是比较小众的民用医疗用品。这种情况下其实需要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来去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回到听力领域的“跨界”,先要重视行业内的“深度合作”:在远端,有诊断、筛查、初步的干预;到当中,有专业验配机构也会参与到部分的干预和治疗;到后面,有康复相关机构。这组成了听力领域的“链条”。然而这个链条目前是有些脱节的:不是所有医院都在开展助听器验配,也不是所有验配机构都有涉及康复服务。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要加深这个链条上的一些合作。

我们应该看到当下的机会: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能看到60岁以上的老年人达到了2.6亿,65岁以上的老年人达到了1.9亿。比起上一次的人口普查,老龄化趋势明显上升,城镇化水平也是在明显上升。因此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去做好更多的听力学普及,帮助到更多的病人。

注:文中均系专家观点,供学术讨论参考

联系我们

有疑问或建议?请联系唯听。联系我们

当地的唯听网站

唯听助听器(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市静安区江场三路126号10楼 

全国客服热线:400-921-7066

电话:021-63265101

微信公众号:唯听助听器

沪ICP备10029788号-3